<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 第1383章 娘娘這樣子不對
          馮千雁眉頭一蹙。

          “皇上,不是一直在御書房嗎?”

          含香輕聲說道:“前陣子皇上的確一直都在御書房里,可這幾天,奴婢聽說,皇上每天到傍晚的時候都會離開御書房,在后宮走一陣子。”

          “哦?”

          馮千雁一聽,眉頭就擰了起來。

          祝烽離開御書房到后宮來了,怎么自己一點都不知道。

          而且,自己懷著身孕,他就算不留宿建福宮,至少也該來看看,可自從回到北平之后,他來看自己的次數少得可憐。

          他若沒來這里,那他去了哪里?

          馮千雁道:“他去了哪個賤人那里?”

          含香輕聲道:“皇上也沒去別的宮,而是去——冷宮了。”

          “什么?”

          “奴婢聽說,他每天過了酉時,就會到冷宮那邊去一趟。”

          “……”

          聽到冷宮兩個字,馮千雁的手腳都涼了一下,她沉聲說道:“他——皇上他,他進冷宮去見,去見那個女人了?”

          含香道:“就是這點奇怪,皇上雖然去了,但并沒有進入冷宮。”

          “什么?”

          “他只是在冷宮門口站著,有的時候站一站就走,有的時候一連站幾刻鐘,動都不動。”

          馮千雁的面色漸漸的沉了下來。

          含香輕聲道:“娘娘,你看皇上這是要做什么,他是想要讓貴妃出來嗎?”

          “……”

          這句話,雖然只是她的一個猜測,卻像是一個最可怕的噩夢。

          馮千雁原本已經手足冰涼,這個時候猛地打了個寒顫。

          絕對不行!

          他們好不容易,想了那么多辦法,才將貴妃斗倒,好不容易她不在眼前,自己又懷上了龍種,連那位曾經的寧妃都對自己又嫉又恨卻又無可奈何,也有皇后護著,正是前途大好的時候。

          怎么能讓她再出來,礙自己的事呢!

          想到這里,她臉色鐵青。

          因為靠得很近的緣故,含香都能聽到她的一口牙咬得咯咯作響,兩邊額頭上青筋都爆了起來,雖說女子懷孕之后,脾氣會變得不好,但這位娘娘喜怒無常之外,更添了幾分猙獰,讓她驚恐不已。

          她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

          馮千雁撐著扶手起身,狠狠道:“走,去冷宮!”

          說著,就要往外走。

          可含香急忙攔住了她,輕聲說道:“娘娘去那里做什么,現在又不能進去。”

          “不能進去?”

          “是啊,皇上已經下了旨,除了皇后娘娘進過兩次,其他的,就只有皇上身邊的人能進出,別的人想要進出冷宮,都被拒之門外了。”

          說著,她附到馮千雁耳邊,輕聲道:“連惠妃娘娘有一次想去,都沒能進。”

          “……”

          聽到她這么說,馮千雁又咬著牙,扶著扶手坐了下來。

          她面色猙獰中更透著一點狠意,咬牙道:“難道就真的,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

          “娘娘息怒。”

          含香出了一頭的冷汗,小心翼翼的護著她坐下,輕聲說道:“不管怎么樣,現在娘娘身懷龍種,就已經是這宮中最受寵的妃嬪了,還怕她一個在冷宮的貴妃做什么?娘娘最近,只管護好孩子,等再過幾個月,皇子降生,到那個時候,皇上的眼里還能看到她們誰呢?”

          聽到她這句話,倒是讓馮千雁心安了不少。

          但她隨即又皺著眉頭說道:“可離生產還有好幾個月,之前秦若瀾那個賤人就想要暗害本宮,幸好皇后娘娘出現了,接下來,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雙眼睛盯著本宮的肚子呢,偏偏——”

          她說到這里,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自己的肚子。

          偏偏,最近肚子又一直不安穩。

          含香不停的安慰她:“娘娘且放寬心,放寬心。”

          不過,就像是不管別人怎么勸慰,馮千雁的心中始終糾結不定似得,好不容易放晴了一兩天的天空,這個時候又開始陰云密布了起來。

          到了晚上,嘩啦啦的聲音驚醒了不少人的夢。

          南煙裹著被子,聽著窗外的瓢潑大雨聲,雖然小扣子早就送了厚實的棉被進來,冉小玉他們也提前幾天就曬好了被她鋪上,但,在這樣清冷的冷宮里,即使身上蓋著厚實的棉被,她還是忍不住有一種寒意頓生的感覺。

          睡了一整晚,第二天早上起來,手腳還是冰涼的。

          彤云姑姑進來服侍的時候,就聽見她又在咳嗽。

          而且,比前兩天咳得更厲害,

          咳到最難受的時候,她拉過痰盂來,一吐就吐了半天。

          彤云姑姑坐到床邊,一邊輕輕的拍著她的后背幫她順氣,一邊皺著眉頭著急的說道:“怎么回事?前兩天都好些了,怎么今天越咳越厲害了?”

          南煙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來,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御藥房給的藥劑不對?”

          “這,總不會吧。”

          南煙自己拿出手帕來擦了擦嘴角,示意她給自己倒杯水來漱口,道:“再說了,再好的藥也不是老君的仙丹,哪能那么靈驗的?”

          聽到她這么說,彤云姑姑嘆了口氣。

          但心里還是有些放不下。

          南煙又安慰她道:“可能是因為我昨天晚上踢被子吧。”

          “踢被子?”

          “是啊,半夜被凍醒了,才又蓋了起來,只怕是——”

          “娘娘你怎么搞的!”

          彤云姑姑看著她咳得兩眼通紅的樣子,氣得自己都在發抖:“這么大的人了,睡覺還踢被子?不行,今天晚上讓奴婢來這里守著你。”

          南煙看著她激動的樣子,只能苦笑著答應了。

          可是,事情卻并沒有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瓢潑大雨慢慢的變成了綿綿陰雨,卻是淅淅瀝瀝的下了兩天還沒停,屋檐下的青石板被雨水沖刷得一塵不染,可南煙的病,不但沒好,反而加重了。

          到了第三天,她咳得嗓子都啞了,傍晚時分,發起了高燒。

          而且,這一病,就來得如山到。

          高燒燒得她全身滾燙,嘴唇蒼白,整個人幾乎都失了神智,昏迷不醒,卻還一直喃喃的念叨著,仿佛在叫爹娘,又好像在叫什么玉。

          一看到她這樣,彤云姑姑急了。

          紅著眼睛跟冉小玉說:“娘娘這樣子不對,得趕緊讓太醫過來看看,得去叫人啊!”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