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其他小說 > 權色聲香 > 第880章 無情后是多情
       話后,短暫沉默。

          夏商擰著眉頭起身,活動手腳緩緩往屋外走去。

          南宮楚心表情和夏商一般,問了一聲:“你要不要緊?外面雪剛停,正是最冷的時候。”

          “不打緊。”夏商簡單地回了一句,但說話的語氣和以往不同,似乎是輕柔了許多。

          南宮楚心還在細細體會這溫柔話語中透著的某種信息,夏商已經推門去了外面。屋

          外的冷風透進屋來,南宮楚心一顫,回過神來,也跟著出去了。夏

          商想著自己的事情,得知自己的身體是因為情蠱而出現問題之后,夏商反倒安心不少,想著只要找到苗可可,應該會對自己的情況有個明確的回應,不過是找個時間寫一封心去成都的事情。但

          南宮楚心讓夏商的心很亂,雖說那天兩人還沒有開始自己就吐血暈了過去,但腦海依稀記得從那女人剩下而出的血……

          這就難辦了!

          這是夏商沒有遇到過的情況,實在是不知道如何處置。就

          算南宮楚心說了不要他負責,但這總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

          難道一定要負責?

          可夏商自覺和這女人沒什么感情,拋開身份不說,就算自己一定要負責,但人家姑娘不答應啊!站

          在南宮楚心的角度看,她是個有野心的女人,想要利用王妃的身份干一番大事,她怎么可能安心在夏商的背后做一個小女人?夏

          商是個典型的大男子主義,南宮楚心顯然又十分強勢,這個矛盾現在還無法調和。

          “你在想什么?”身

          后傳來了南宮楚心淡淡的聲音。夏

          商搖頭,看著山坳間的雪景,沒有聽天樓閣,只有遮天蔽日的一片白,偶有山林透露出的青翠,就像是一張雪白的宣紙上散落的幾粒富有畫意的茶。

          夏商閉上了眼睛,似乎是在享受雪后山間的涼意。

          但夏商的動作騙不過南宮楚心。南

          宮楚心忽然壓低了聲音,走到夏商身前:“我告訴你!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我也不需要你為我做什么!我根本不需要!”

          “你為什么這么緊張?”

          “我有我自己的使命!你的行為可能影響我全部的部署,那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但如果你威脅到我的計劃,那時候我可不會心慈手軟。我之所以緊張,是因為你這個人讓人捉摸不透,以前我以為我了解你,但那天之后我發現自己錯了,我現在不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我怕你行了吧?”南

          宮楚心的語速極快,帶著非常的氣憤,或許是發泄前天的一切,但很快就有些氣餒的意思,松了口氣,低下頭,小聲接著說:“

          畢竟……畢竟……你不是那種讓我討厭的人,我不想以后你我之間出現不可調和的矛盾。”

          “不用擔心,我已經有了決定。”

          “什么決定?”南宮楚心一臉緊張。“

          放心,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影響。”“

          到底是什么?”南宮楚心問著,但開口之后就后悔了,這個男人怎么可能告訴自己?正

          是此時,夏商眉頭皺得更緊,身子也微微躬著,顯得十分難受。“

          你怎么了?”夏

          商搖頭。南

          宮楚心將夏商攙扶著往屋里走:“不會是又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吧?你中了情蠱,不能隨便動情!”回

          到屋中,夏商重新坐下,擺擺手:“興許是昏迷之后的氣血不順。”“

          你眼睛躲我干什么?但不成被我說中了?剛剛心里想著我,所以就……”

          “胡說八道!”

          夏商惱了一聲。

          南宮楚心絲毫不氣,反而有些竊喜。

          但這一分欣喜讓她自己大感意外,心說自己為什么這么開心?難道……南

          宮楚心甩甩頭,趕緊丟下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安

          靜了一會兒,夏商的不適之感才緩解。

          南宮楚心想了很多該說的話,下意識地想要改善兩人之間的關系。

          “你應該知道,在京城的勢力爭斗中,一旦你參與進去就不可能說停就能停。而我不過是一個人,遠遠不能代表整個庸王身邊的勢力。很多事情,很多決定不是我一個人能獨斷的。”這

          話明顯是南宮楚心在示弱,夏商聽了有些詫異,能讓這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來,到也是覺得不容易。“

          你的意思是自己是不得已而為之?”

          “你要相信我!一方面是時間越來越緊迫,京城中各方勢力都在秘密地籌備著,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爆發出無法估量的大事件,沒有充足的準備就只能淪為任人宰割的魚肉。還有跟在我身邊的人,沒有一個是善類,都是不好應付的。如果我不能組作出一些讓他們信服的成績,他們就會取而代之。在這一點上我不能退讓,也沒有資格退讓。”“

          你身邊的人?你說的是那個廣邪吧?他到底是什么人?”

          南宮楚心一皺眉,并沒有回答。夏

          商繼續說:“我不是要打探他的底細,只是跟你提個醒。廣邪那人不是什么好人。”“

          這點我心中有數,我能駕馭他。”

          “你把他看得太簡單了。”

          “為何這么說?”

          “那人眼深眉淺,后腦突兀,天生的反骨像,命里妨主。”突

          然的一句話叫南宮楚心一愣:“好端端的怎么說起面相來了,對了,在揚州的時候就得知過一些消息,說你是玄門高人,你說廣邪是天生反骨,那看看我又是什么人呢?”南

          宮楚心很認真,理了理頭發,正對著夏商好讓他看得清楚些。夏

          商壓根兒沒看,輕點著桌面:“反鳳細眼自古多情又苦命。”“

          啊?我多情?”南宮楚心指著自己,忽而笑了起來,“哈哈哈……你是第一個說我多情的,他們背地里都說我是個冷血無情的女人。你這個玄門高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過是沒遇到中意之人罷了。”南

          宮楚心又是一愣,看夏商說得這么認真,好奇問道:“那我的中意人在哪兒?”

          “還是不要去找的好,你若動情必是過得苦的。也就是說,你喜歡的人乃是你的命中克星。”南

          宮楚心若有所思,雙手托著下巴,盯著夏商:“會不會你就是我的命中克星?”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