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 116.赌石(二更)


          察觉到小宝的动作,宋相思回头看了一眼,见他盯着自己,似乎是想要去的意思,宋相思不由问了一句。

          “你想去?”

          小宝点点头,他想去。

          其实从带小宝回来开始,杨国威就是?#34892;?#19981;太能理解的,总觉得这小孩似乎?#34892;?#19981;太对劲,只是看他这样子,应该也害不了宋相思,便也没有开口说话。

          见小宝想去,宋相思?#34892;?#29369;豫,“赌石的地方鱼龙混杂,不太适合你这样的小孩子去,你听话待在?#39057;?#37324;,等?#19968;?#26469;给你带好吃的,怎么样?”

          她这个人容易心软,小宝看着自己的时候,就特别的容易想要答应对方的条件,但是这不是什么好习惯,宋相思觉得自己既?#35805;?#20154;带回来了,总要好好的教他,不能说就随意不管了。

          当做好决定,把这个孩子带回来的时候,宋相思就做好了要负责的准备。

          小宝蹙眉,只是这么看着宋相思,不得不说,这孩子长得实在是太过于妖孽,只是这小小的年纪,可稚嫩的五官之间,有着淡淡的妖气在其中,?#36335;?#35201;生出几分艳色来,每一处都像是鬼斧神工般,让人?#34892;?#35828;不出的感受。

          估计这双夺魂摄魄的眸子,无论是对上谁,都会让人无法拒绝吧。

          哪怕小宝一句话都不说,就是这么看着,都足以让宋相思心软了。

          在她犹豫不决的期间,杨国威此时开了口,“那就带上吧,晚上早点睡,到时候楼下集合。”

          见杨国威都这么开口了,宋相思张了张口,也只能答应了,这孩子还真是够厉害的,就这么被他看着,自己是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等杨国威走后,宋相思回头看了一眼小宝,想要说些什么,可这小孩像是没看到自己的欲言又止,直接就进了洗手间,看他这个样子,宋相思心里头想着,罢了罢了,那就算了。

          他想去就带去吧。

          其实不想把小宝带去,还有个原因,那就是这孩子本来就是从古玩市场出来的,现在到赌石的地?#21073;?#20063;怕他?#34892;?#25307;架不住,还有便是这古玩市场那么的危险,而赌石的地?#21073;?#20272;计也不会安全到哪里去,明天会发生什么,宋相思还不知道。

          看来到时候就把小宝多待在自己身边一点,这样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一夜无梦。

          一大早两人起床,洗漱过后,就一道下了楼,杨国威已经在了,三人是开车过去的。

          等下车之后,杨国威看起来是这边的常客,驾轻熟路的带着人就进去了,门口会有个人对口号,杨国威说了一句密语,随后就立马将三人引进了里面。

          往前走是楼梯,是往下面去的,杨国威开路,走在最前面,而宋相思则是拉着小宝,走在后面。

          让宋相思诧异的是,其实赌石的地?#21073;?#23601;在古玩市场的不远处,但是入口不一样,而且赌石这边,显得比较隐?#21361;?#19968;般是看不见的,只有熟人,估计才能进去。

          比起前天来古玩市场,宋相思更对赌石比较有期待,听说会有那么一个地?#21073;?#26377;一堆的类似石头的东西,堆放在那里,?#28784;?#32473;钱就能拿走,当?#24187;?#20010;场口都有着自己的特色,?#34892;?#20960;百块一公斤的毛料,让买家自己选择,若是开出来了,?#24378;?#23601;是跟买彩票中奖一样。

          赌石赌石,有句话就是说,锯开要么平底暴富,要么倾家?#24202;?#20854;神奇莫测,古?#23567;?#31070;仙难?#27927;?#29577;”的说话,而赌石场,更是有着赌博性质,瞬间段生死,说起来冒险的很。

          走进去之后,就有一个看起来和老板一般的人走了过来,大概是看到了杨国威,也是这边的常客,便笑着道:“杨老板你来了啊,这一次倒是特别,还带了人一道来?”

          说着话的功夫,那李四就看向了宋相思和小宝。

          看到这两人之后,李四倒吸一口气,不得不说,光是外貌来说,无论是宋相思的清丽之姿,还是小宝这年纪小小,就妖孽的容颜,都足以让人多看几分。

          见李四这目光,宋相思下意识的将小宝拉到了身后,朝着人点?#35828;?#22836;。

          大概都是一些三教九流之辈,在这边工作或是如?#21361;?#25152;以都?#34892;?#30174;子气息。

          李四笑了起来,“果然杨老板带过来的,可都是一些人中龙凤啊。”

          “说笑了,怎么样,这一次有没有什么?#27809;?#33394;?”杨国威的情绪隐藏在面容之下,若是光看这张国字?#24120;?#26159;完全看不出什么的。

          这大概就是成功人士的标配,看起来和?#25512;?#27668;的,其实并没有如此,谁也不敢轻?#33258;?#20154;的面前造次。

          听到杨国威说这话,李四立马道:“那一定,刚进了一批新货,怎么样杨老板,是要去看看么?”

          这除了毛料之外,还有一些是被断定能开出?#27809;?#33394;的玉石,所以一些老板慕名而来,为的就是在这其中看看,能不能开出?#27809;?#33394;。

          若是高价买?#21073;?#22312;一开,是个?#27809;?#33394;的话,?#24378;?#23601;瞬间暴富。

          杨国威显然就是为了这个来的,朝着李四点?#35828;?#22836;,“行,去看看吧。”

          几人走在路上的时候,杨国威想着宋相思还不太懂赌石,便又看向了李四,说道:“我这朋友,也是第一次接触赌石这个,帮忙给我朋友介绍介绍。”

          “行啊,杨老板开口,怎么?#20063;?#20174;命。”

          李四显然是这边呆了许久了,对于赌石这个事情,是信手拈来,说道:“这赌石赌的就是一个?#20284;?#19994;内人士的话,会从翡翠的皮壳、癣、蟒、松花、裂绺等来判断赌石,赌石有赌】种、?#20303;?#38654;、水、癣、松花、;裂绺、棉和?#21448;?#20043;分,不过最重要的肯定是赌色,当然现在高?#20998;?#30340;翡翠,就算灭有色?#35813;?#24230;达到一定程度后,价格也是非常高的,如果里面有飘色或满色,那更是价值连城。”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人带到了里面。

          走进去之后。

          宋相思才发现,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而前面则是有着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石头几乎堆满,而站着的人,也是一边再看,一边在议论着。

          杨国威见宋相思再看,便笑着道:“再往旁边看看。”

          闻言,宋相思看了过去,随后便瞧见了旁边有一台机器,人基本上都聚集在那边,似乎在说些什么,而气氛也在站在机器旁的人准备切割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耳?#27927;?#26469;杨国威的解释,“这便是在解石,这里会提供解石的机器,再买了玉石之后,就可以现场解开,若是解开了玉石,也可以当场卖出去。”

          如果是好的玉石,估计买的人不会少。

          而杨国威会挑选一些要玉石去解开,这样的话,成本会低一些,当然如果有人解开了自己?#19981;?#30340;,那花大价钱也不是不行。

          对于杨国威的解释,宋相思还是?#34892;?#26126;白的,这前世的时候,听过这些,只是一直都没来,到了现场才多少?#34892;?#26126;白,这就和赌博其实是没有区别的一件事情,都是会上瘾的。

          这赌石的其中奥妙实在是太过于神奇,要一一去说,也是难的很。

          翡翠的原石有两种,分成山料和仔料。

          山料是从翡翠矿山里直接开采出来的,没有外皮,形状不规则,有很多棱角和裂纹,结构粗糙疏松,质量不怎么好、一般是不属于赌石。

          而仔料,?#21574;?#32736;的砾石。

          这是翡翠这种岩石在风化破碎后滚下山坡,被洪水或河水带入山沟或小?#21448;行?#25104;的。

          在滚动搬运过程中,翡翠矿石碎块的棱角被磨圆,原来裂纹多或疏松的部位被磨掉或崩落。

          一般来说这种,也就是场口会出现的,当然到底能不能开出什么?#27809;?#33394;来,那就看?#20284;?#20102;,哪怕是经验老道的人,都有看走眼的时候,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才说这其中的风险太大。

          刚刚李四说的,算是比较笼统的。

          宋相思听的算是暗暗咋舌,其实这说的东西太多,她一时半会的也没办法消化掉,只能够多听一些,也算是多点知?#35835;恕?br />
          至于身边的小宝,似乎也在听着,只是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些毛?#26174;?#30475;。

          说的差不多了,杨国威才道:“这一次带你过来,也是想要让你认识认识,不用去赌,这个行当沾染上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20284;?#22909;的就富可敌国,?#20284;?#24046;的,估计还得家破人亡。”

          “是啊,这一切都是看?#20284;?#21738;怕是经验老道的老师傅,都不一定能看出?#27809;?#33394;来。”虽然说,依照纹路之类的,是可以察觉出这是块好玉还是如?#21361;?#20294;是马有失蹄的时候,很多事情不能太过于坚定。

          杨国威打算去买点石料,这一次过来,就是希望?#20284;?#22909;,能开出点不错的货色,不然的话,岂不是白来一趟这边了。

          见杨国威走过去,宋相思便也跟了过去,见杨国威在挑选,身边的李四也在说话,估计是在介绍,宋相思不太懂这些,就拿着这石?#26174;?#30475;,看来看去,把刚刚李四说上的,几乎都给用上了。

          只是还是没弄出个所以然来,回头一看,小宝却是不见了,宋相思下意识的看了一圈,却见小宝正在另一块地方挑选着石头。

          一旁的李四看了一眼那边,笑着道:“那是老坑货,价格不贵。”

          “是怎么卖的?”

          对于老坑货什么的,宋相思并不是很懂,但还是问了一句,也不知道这里是称斤卖的,还是如何。

          李四回道:“十块钱一块,拿了去交钱就行了。”

          听到这话,宋相思点?#35828;?#22836;,虽然自己觉得这十块钱很多,可是估计能来这边的人,也都不是介意这些钱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动不动就是上百块的拿出来,相对于而言这边的石料就要便宜许多了。

          一旁的杨国威解释了一句,“老?#21448;?#30340;是玉石的成熟程度,不过那边都是被挑选的差不多的废料,价格会差不多便宜一点,你要是想买的话,我出钱,你在这边挑选一块去那边开。”

          这一次带宋相思过来,当然不会说,还让宋相思花钱,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价格高,要花起来,没点钱也是难事。

          对于杨国威的好意,宋相思想了想还是心领了,“就我这?#20284;?#23601;不凑热闹了,我看小宝?#38405;?#36793;比较?#34892;?#36259;,我陪他去玩玩,反正十块钱也不多。”

          见宋相思要过去玩玩,杨国威也就没在说什么,他这一次是特意来开玉石的,那边几乎就是小块的废料,而自己这边,则是大块的,也是一般被挑选出来,能开出?#27809;?#33394;的石料。

          杨国威嘱咐了一句,“你和小宝别走?#35835;耍?#25105;们等一会儿就在刚刚进来的解石区碰头,在这里记得注意安全。”

          这里鱼龙混杂,大多数都是有钱人,杨国威估计也是怕宋相思和小宝这高颜值,会引来什么事情,所以提醒了一句。

          宋相思点头笑道:“我知道了杨叔叔,你放心吧,我这边有数,希望我们各自都有收获。”

          对于这事情,杨国威听了心里头舒坦,哈哈大笑了起来,“借你吉言,要是能开出理想的,到时候啊,我就特意给你打造对手镯,当做是贺你和韩家那小子的新婚了。”

          “都三年了,还新婚,杨叔叔你过分了啊。”宋相思开着玩笑说了一句。

          两边各自的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宋相思走到了小宝的身后,见他低着头,也没有说要去拿什么,而是慢慢的看着,过了会儿,就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朝着一处地方走去。

          见小宝这动作,宋相思觉得好玩,就特意跟了过去,然后就看到小宝从一堆石头里面,找出了一块。

          回头看向了宋相思,伸出手递了过去。

          看到这动作,宋相思好奇,“你是想要这一块么?”

          小宝点点头。

          宋相思将目光对上了那一块石头,?#34892;?#20687;是红薯,但是看起来黑漆漆的,就像是快石头,一点区别都没?#23567;?br />
          其余的石头,或许还会?#34892;?#32511;意,毕竟这早在得到毛料子初,挖玉的工人,就会洗去泥?#24120;?#20180;细在皮壳上找各种可能会成为好玉的蛛丝马迹,那些解开赚头的毛料,都会用砂条加水轻轻的、细细的一点点擦个口子,再看、再擦,直到能恰如其分的吧这块玉石的最佳状态和最好的效果表现出来为止。

          在这玉界有句话就是讲擦口的,“多擦一分,擦好了十分价,擦坏了不值价,”

          而这种?#37327;?#23376;的技艺是几辈子的人祖传下来的,密不告人。

          那些一点扣子都没有擦过的,真正的‘蒙头货’,不是卖?#20063;?#24895;意擦,而是大多实在是?#20063;?#21040;可擦之处。

          显然这眼前的,就是蒙头货,一般来说,这种蒙头货色里是开不出好料?#27704;?#30340;。

          此时大概是有人路过,刚好瞧见了,便看了过来,嘲讽的笑了笑,“这种蒙头货还去买,是不是脑子有坑啊,你们两个都是不懂玉石的吧,你要买就得看成色,像是你这种黑漆漆的,能出绿色,?#19968;?#26159;?#27704;?#27809;有见过,也不知道这场口是不是什么货色都能放进来了。”

          听到声音,宋相思看了过去,就瞧见说话的,是一个趾高气昂的女孩,大概十几岁的模样,扎着两个辫子,长得倒是粉雕玉琢的,一看就是富家千金,只是看起来那傲慢的样子,还真是让人?#34892;?#24819;要揍一顿。

          宋相思握紧了手中的毛料,哪怕知道这石头不一定开的出来?#27809;?#33394;,但是就是见不得别人吐槽小宝,淡淡的目光看了过去,语气凉薄。

          “你是专家么,你就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要是如?#35828;?#35805;,那我倒是好奇了,小姑娘你是开出了什么?#27809;?#33394;过了?”

          那小姑娘被说的脸憋得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要知道?#27704;?#37117;没有人这么说过她,她能忍得下去就奇怪了。

          “你——”她咬了咬牙道:“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块,能开出什么好东西来。”

          “我若是开出来了怎么办?”宋相思的眸色冷?#24605;?#20998;,反问了一句。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