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 116.賭石(二更)


          察覺到小寶的動作,宋相思回頭看了一眼,見他盯著自己,似乎是想要去的意思,宋相思不由問了一句。

          “你想去?”

          小寶點點頭,他想去。

          其實從帶小寶回來開始,楊國威就是有些不太能理解的,總覺得這小孩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只是看他這樣子,應該也害不了宋相思,便也沒有開口說話。

          見小寶想去,宋相思有些猶豫,“賭石的地方魚龍混雜,不太適合你這樣的小孩子去,你聽話待在酒店里,等我回來給你帶好吃的,怎么樣?”

          她這個人容易心軟,小寶看著自己的時候,就特別的容易想要答應對方的條件,但是這不是什么好習慣,宋相思覺得自己既然把人帶回來了,總要好好的教他,不能說就隨意不管了。

          當做好決定,把這個孩子帶回來的時候,宋相思就做好了要負責的準備。

          小寶蹙眉,只是這么看著宋相思,不得不說,這孩子長得實在是太過于妖孽,只是這小小的年紀,可稚嫩的五官之間,有著淡淡的妖氣在其中,仿佛要生出幾分艷色來,每一處都像是鬼斧神工般,讓人有些說不出的感受。

          估計這雙奪魂攝魄的眸子,無論是對上誰,都會讓人無法拒絕吧。

          哪怕小寶一句話都不說,就是這么看著,都足以讓宋相思心軟了。

          在她猶豫不決的期間,楊國威此時開了口,“那就帶上吧,晚上早點睡,到時候樓下集合。”

          見楊國威都這么開口了,宋相思張了張口,也只能答應了,這孩子還真是夠厲害的,就這么被他看著,自己是一句拒絕的話都說不出來。

          等楊國威走后,宋相思回頭看了一眼小寶,想要說些什么,可這小孩像是沒看到自己的欲言又止,直接就進了洗手間,看他這個樣子,宋相思心里頭想著,罷了罷了,那就算了。

          他想去就帶去吧。

          其實不想把小寶帶去,還有個原因,那就是這孩子本來就是從古玩市場出來的,現在到賭石的地方,也怕他有些招架不住,還有便是這古玩市場那么的危險,而賭石的地方,估計也不會安全到哪里去,明天會發生什么,宋相思還不知道。

          看來到時候就把小寶多待在自己身邊一點,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什么事情了。

          一夜無夢。

          一大早兩人起床,洗漱過后,就一道下了樓,楊國威已經在了,三人是開車過去的。

          等下車之后,楊國威看起來是這邊的常客,駕輕熟路的帶著人就進去了,門口會有個人對口號,楊國威說了一句密語,隨后就立馬將三人引進了里面。

          往前走是樓梯,是往下面去的,楊國威開路,走在最前面,而宋相思則是拉著小寶,走在后面。

          讓宋相思詫異的是,其實賭石的地方,就在古玩市場的不遠處,但是入口不一樣,而且賭石這邊,顯得比較隱蔽,一般是看不見的,只有熟人,估計才能進去。

          比起前天來古玩市場,宋相思更對賭石比較有期待,聽說會有那么一個地方,有一堆的類似石頭的東西,堆放在那里,只要給錢就能拿走,當然每個場口都有著自己的特色,有些幾百塊一公斤的毛料,讓買家自己選擇,若是開出來了,那可就是跟買彩票中獎一樣。

          賭石賭石,有句話就是說,鋸開要么平底暴富,要么傾家蕩產,其神奇莫測,古有“神仙難斷寸玉”的說話,而賭石場,更是有著賭博性質,瞬間段生死,說起來冒險的很。

          走進去之后,就有一個看起來和老板一般的人走了過來,大概是看到了楊國威,也是這邊的常客,便笑著道:“楊老板你來了啊,這一次倒是特別,還帶了人一道來?”

          說著話的功夫,那李四就看向了宋相思和小寶。

          看到這兩人之后,李四倒吸一口氣,不得不說,光是外貌來說,無論是宋相思的清麗之姿,還是小寶這年紀小小,就妖孽的容顏,都足以讓人多看幾分。

          見李四這目光,宋相思下意識的將小寶拉到了身后,朝著人點了點頭。

          大概都是一些三教九流之輩,在這邊工作或是如何,所以都有些痞子氣息。

          李四笑了起來,“果然楊老板帶過來的,可都是一些人中龍鳳啊。”

          “說笑了,怎么樣,這一次有沒有什么好貨色?”楊國威的情緒隱藏在面容之下,若是光看這張國字臉,是完全看不出什么的。

          這大概就是成功人士的標配,看起來和和氣氣的,其實并沒有如此,誰也不敢輕易在人的面前造次。

          聽到楊國威說這話,李四立馬道:“那一定,剛進了一批新貨,怎么樣楊老板,是要去看看么?”

          這除了毛料之外,還有一些是被斷定能開出好貨色的玉石,所以一些老板慕名而來,為的就是在這其中看看,能不能開出好貨色。

          若是高價買到,在一開,是個好貨色的話,那可就瞬間暴富。

          楊國威顯然就是為了這個來的,朝著李四點了點頭,“行,去看看吧。”

          幾人走在路上的時候,楊國威想著宋相思還不太懂賭石,便又看向了李四,說道:“我這朋友,也是第一次接觸賭石這個,幫忙給我朋友介紹介紹。”

          “行啊,楊老板開口,怎么敢不從命。”

          李四顯然是這邊呆了許久了,對于賭石這個事情,是信手拈來,說道:“這賭石賭的就是一個運氣,業內人士的話,會從翡翠的皮殼、癬、蟒、松花、裂綹等來判斷賭石,賭石有賭】種、底、霧、水、癬、松花、;裂綹、棉和雜質之分,不過最重要的肯定是賭色,當然現在高品質的翡翠,就算滅有色透明度達到一定程度后,價格也是非常高的,如果里面有飄色或滿色,那更是價值連城。”

          他一邊說著,一邊把人帶到了里面。

          走進去之后。

          宋相思才發現,里面已經有很多人了,而前面則是有著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石頭幾乎堆滿,而站著的人,也是一邊再看,一邊在議論著。

          楊國威見宋相思再看,便笑著道:“再往旁邊看看。”

          聞言,宋相思看了過去,隨后便瞧見了旁邊有一臺機器,人基本上都聚集在那邊,似乎在說些什么,而氣氛也在站在機器旁的人準備切割時,變得凝重了起來。

          耳畔傳來楊國威的解釋,“這便是在解石,這里會提供解石的機器,再買了玉石之后,就可以現場解開,若是解開了玉石,也可以當場賣出去。”

          如果是好的玉石,估計買的人不會少。

          而楊國威會挑選一些要玉石去解開,這樣的話,成本會低一些,當然如果有人解開了自己喜歡的,那花大價錢也不是不行。

          對于楊國威的解釋,宋相思還是有些明白的,這前世的時候,聽過這些,只是一直都沒來,到了現場才多少有些明白,這就和賭博其實是沒有區別的一件事情,都是會上癮的。

          這賭石的其中奧妙實在是太過于神奇,要一一去說,也是難的很。

          翡翠的原石有兩種,分成山料和仔料。

          山料是從翡翠礦山里直接開采出來的,沒有外皮,形狀不規則,有很多棱角和裂紋,結構粗糙疏松,質量不怎么好、一般是不屬于賭石。

          而仔料,即翡翠的礫石。

          這是翡翠這種巖石在風化破碎后滾下山坡,被洪水或河水帶入山溝或小河中形成的。

          在滾動搬運過程中,翡翠礦石碎塊的棱角被磨圓,原來裂紋多或疏松的部位被磨掉或崩落。

          一般來說這種,也就是場口會出現的,當然到底能不能開出什么好貨色來,那就看運氣了,哪怕是經驗老道的人,都有看走眼的時候,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才說這其中的風險太大。

          剛剛李四說的,算是比較籠統的。

          宋相思聽的算是暗暗咋舌,其實這說的東西太多,她一時半會的也沒辦法消化掉,只能夠多聽一些,也算是多點知識了。

          至于身邊的小寶,似乎也在聽著,只是眼睛卻一直盯著那些毛料再看。

          說的差不多了,楊國威才道:“這一次帶你過來,也是想要讓你認識認識,不用去賭,這個行當沾染上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運氣好的就富可敵國,運氣差的,估計還得家破人亡。”

          “是啊,這一切都是看運氣,哪怕是經驗老道的老師傅,都不一定能看出好貨色來。”雖然說,依照紋路之類的,是可以察覺出這是塊好玉還是如何,但是馬有失蹄的時候,很多事情不能太過于堅定。

          楊國威打算去買點石料,這一次過來,就是希望運氣好,能開出點不錯的貨色,不然的話,豈不是白來一趟這邊了。

          見楊國威走過去,宋相思便也跟了過去,見楊國威在挑選,身邊的李四也在說話,估計是在介紹,宋相思不太懂這些,就拿著這石料再看,看來看去,把剛剛李四說上的,幾乎都給用上了。

          只是還是沒弄出個所以然來,回頭一看,小寶卻是不見了,宋相思下意識的看了一圈,卻見小寶正在另一塊地方挑選著石頭。

          一旁的李四看了一眼那邊,笑著道:“那是老坑貨,價格不貴。”

          “是怎么賣的?”

          對于老坑貨什么的,宋相思并不是很懂,但還是問了一句,也不知道這里是稱斤賣的,還是如何。

          李四回道:“十塊錢一塊,拿了去交錢就行了。”

          聽到這話,宋相思點了點頭,雖然自己覺得這十塊錢很多,可是估計能來這邊的人,也都不是介意這些錢的人,對于他們來說,動不動就是上百塊的拿出來,相對于而言這邊的石料就要便宜許多了。

          一旁的楊國威解釋了一句,“老坑指的是玉石的成熟程度,不過那邊都是被挑選的差不多的廢料,價格會差不多便宜一點,你要是想買的話,我出錢,你在這邊挑選一塊去那邊開。”

          這一次帶宋相思過來,當然不會說,還讓宋相思花錢,更重要的是,這里的價格高,要花起來,沒點錢也是難事。

          對于楊國威的好意,宋相思想了想還是心領了,“就我這運氣,就不湊熱鬧了,我看小寶對那邊比較感興趣,我陪他去玩玩,反正十塊錢也不多。”

          見宋相思要過去玩玩,楊國威也就沒在說什么,他這一次是特意來開玉石的,那邊幾乎就是小塊的廢料,而自己這邊,則是大塊的,也是一般被挑選出來,能開出好貨色的石料。

          楊國威囑咐了一句,“你和小寶別走遠了,我們等一會兒就在剛剛進來的解石區碰頭,在這里記得注意安全。”

          這里魚龍混雜,大多數都是有錢人,楊國威估計也是怕宋相思和小寶這高顏值,會引來什么事情,所以提醒了一句。

          宋相思點頭笑道:“我知道了楊叔叔,你放心吧,我這邊有數,希望我們各自都有收獲。”

          對于這事情,楊國威聽了心里頭舒坦,哈哈大笑了起來,“借你吉言,要是能開出理想的,到時候啊,我就特意給你打造對手鐲,當做是賀你和韓家那小子的新婚了。”

          “都三年了,還新婚,楊叔叔你過分了啊。”宋相思開著玩笑說了一句。

          兩邊各自的忙活著自己的事情。

          宋相思走到了小寶的身后,見他低著頭,也沒有說要去拿什么,而是慢慢的看著,過了會兒,就突然站了起來,然后朝著一處地方走去。

          見小寶這動作,宋相思覺得好玩,就特意跟了過去,然后就看到小寶從一堆石頭里面,找出了一塊。

          回頭看向了宋相思,伸出手遞了過去。

          看到這動作,宋相思好奇,“你是想要這一塊么?”

          小寶點點頭。

          宋相思將目光對上了那一塊石頭,有些像是紅薯,但是看起來黑漆漆的,就像是快石頭,一點區別都沒有。

          其余的石頭,或許還會有些綠意,畢竟這早在得到毛料子初,挖玉的工人,就會洗去泥沙,仔細在皮殼上找各種可能會成為好玉的蛛絲馬跡,那些解開賺頭的毛料,都會用砂條加水輕輕的、細細的一點點擦個口子,再看、再擦,直到能恰如其分的吧這塊玉石的最佳狀態和最好的效果表現出來為止。

          在這玉界有句話就是講擦口的,“多擦一分,擦好了十分價,擦壞了不值價,”

          而這種擦扣子的技藝是幾輩子的人祖傳下來的,密不告人。

          那些一點扣子都沒有擦過的,真正的‘蒙頭貨’,不是賣家不愿意擦,而是大多實在是找不到可擦之處。

          顯然這眼前的,就是蒙頭貨,一般來說,這種蒙頭貨色里是開不出好料子來的。

          此時大概是有人路過,剛好瞧見了,便看了過來,嘲諷的笑了笑,“這種蒙頭貨還去買,是不是腦子有坑啊,你們兩個都是不懂玉石的吧,你要買就得看成色,像是你這種黑漆漆的,能出綠色,我還是從來沒有見過,也不知道這場口是不是什么貨色都能放進來了。”

          聽到聲音,宋相思看了過去,就瞧見說話的,是一個趾高氣昂的女孩,大概十幾歲的模樣,扎著兩個辮子,長得倒是粉雕玉琢的,一看就是富家千金,只是看起來那傲慢的樣子,還真是讓人有些想要揍一頓。

          宋相思握緊了手中的毛料,哪怕知道這石頭不一定開的出來好貨色,但是就是見不得別人吐槽小寶,淡淡的目光看了過去,語氣涼薄。

          “你是專家么,你就保證你說的都是真的?要是如此的話,那我倒是好奇了,小姑娘你是開出了什么好貨色過了?”

          那小姑娘被說的臉憋得通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要知道從來都沒有人這么說過她,她能忍得下去就奇怪了。

          “你——”她咬了咬牙道:“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塊,能開出什么好東西來。”

          “我若是開出來了怎么辦?”宋相思的眸色冷了幾分,反問了一句。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