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諸天紀 > 1241.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洗劫一空


        “這是……”少年妖王看到這抹從地下深處帶出來的鮮血,頓時色變。

        這里本來是族內強者以肉身鎮壓風水,供給子孫修行之地,算是他們族內的秘地。

        然而,在老祖的棺材地下深處,竟有著不知名的生物?

        否則,這抹鮮血是怎么解釋?

        林飛捻了一下劍氣上的鮮血,心中卻是漸漸沉了下去。

        他剛才將神識附在劍氣之上,深入地下千里,果然見到了一處血河,跟北荒沙丘中流淌著的血河極為相似,不過有些不同的是,這條血河似乎極長,流向了不知名處。

        最主要的是,這處血河之中,卻沒有任何靈光閃爍……

        而陣圖碎片的氣息,卻還在血河中淡淡留存,顯然,那里的確曾有陣圖碎片存在,只是被人給捷足先登了……

        看來古越真人派來小魔頭,不只是為了讓他看守此地,更重要的,是要讓他從這里拿走一些東西……

        見到林飛臉色不好,郁華雖不知道緣由,但也知道有重要的地方出了問題,湊上前去,小心翼翼的問道:“是不是這妖怪搞鬼了?要不要把它給……”

        “我冤枉啊,我知道的我都說了,不關我的事啊!”少年妖王聽到之后,頓時嚇的臉色慘白,叫起屈來。

        “閉嘴,再敢亂叫就吃了你。”郁華一瞪眼,恐嚇道。

        “……”

        少年妖王心頭一顫,趕緊閉上了嘴。

        媽的,連妖怪都吃,你到底還是不是人類?

        林飛看了妖王一眼,卻是搖了搖頭道:“算了,留他一命吧。”

        倒不是忽然心生惻隱,而是殺了也沒用。

        因為走到這里,林飛差不多也想清楚前后的事情了。

        當初這妖王的先輩來到此地,閉關修行,死后還想要以已身鎮壓此地風水龍脈,為子孫創造出一處永久的修行福地。

        這地下的千丈大陣,就是當年的布置遺跡,主要效果就是束縛龍脈。

        可惜,這位妖王的先輩不知道,他想要鎮壓的,是何等恐怖的東西。

        無論是北荒沙丘還是這里的地下血河,并非單獨存在,而是同屬一體。

        在弗離界地下,流淌著一個巨大無比的血河網絡,猶如四肢百脈,將整個弗離界連成一個整體,一旦啟用,便能催動起整個弗離界的力量。

        直面這種力量的人,將會體會到什么是真正的天威。

        這才堪稱是弗離界的根基,就算是那位真身境界的妖魔,也要小心謀劃,準備了不知道多少年,才敢撕裂部分血河。

        而這位妖王先輩,最多不過妖帝境界,他來鎮壓血河的一部分,就像是螞蟻想要撼動大山,完全就是一個笑話。

        那妖王先輩尚且如此,到了少年妖王這里,對此更是一無所知,恐怕就是單純將這里當成一個墳墓。

        想明白這些之后,林飛也大概知道,為什么這血河如此重要,弗離界卻沒有安排來此看守了。

        原因很簡單,血河差不多流遍大半弗離界,無論是誰,也沒法去看守一個世界。

        不過,這血河雖然龐大,但也是有著幾處重要節點,北荒沙丘是其中一處,而這里,便是其中的另一處。

        節點中蘊含眾多法寶靈物,為血河提供精氣,幫助血河在關鍵之處更好的運行,

        只是,這里的寶物被小魔頭洗劫一空了……

        “奇怪了。”

        林飛想到這里,卻覺得有點不對勁。

        既然這里的法寶是為血河而存在,那三魔宗應該小心維護才對,小魔頭為何要撈取這里的寶物?

        難道說,他跟飛靈真人一樣叛出了三魔宗?所以跟飛靈真人一樣四處破壞?

        那也不太對啊,不久前遇上小魔頭,他雖然有點慫,但也沒什么急于逃竄的樣子。

        有點奇怪了……

        林飛想來想去也沒個頭緒,索性把這事拋之腦后,反正現在也要去把小魔頭給追回來,到時候問問不就行了。

        “喂,別裝死了,既然這里是你的地盤,應該還記得前不久來到此地的那個修士氣息吧?現在能不能找到他?”林飛踢了癱軟在地妖王兩腳,隨意問道。

        “那個修士?能,能,能,這里是我族地盤,我對周圍的一切了如指掌……”聽到這話,少年妖王頓時精神一振,連忙說道。

        他很清楚,如今自己的生死,只在人家的一念之間,若是再不表現出點作用來,怕是真要被吃了。

        畢竟,他體內的巴蛇血脈雖少,但若是入藥,也是一味難得的材料。

        不過,少年妖王又是猶豫了一下,才小心道:“那個……我找到那人之后,我是不是能……”

        “想要自由是吧?”林飛笑了笑,一眼就看出他心中所想,然后就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別做夢了,老老實實呆著,我還能帶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要是耍花樣……蛇肉很滋補的是吧?正好他最近有點體虛。”

        說著,還拍了拍郁華的肩膀。

        郁華臉色一黑。

        什么叫體虛,那是字啊北荒沙丘呆了太久,身體有點虧空而已。

        不過為了配合林飛,還是垂涎欲滴的上下掃視妖王,一副擇蛇欲噬的模樣。

        聽到這話,又感受到郁華那打量著自己身體部位的目光,少年妖王頓時一顫,拼命點頭:“我懂我懂,我一定不鬧事,那個,我,我,我也不好吃。”

        說到最后,少年妖王聲音都小了下去,嚇得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嗯,這還差不多,繼續保持。”林飛也沒過多為難他,而是隨便安撫了一句。

        畢竟,這頭妖王與他以前所遇到的有點不同,心智并不成熟。

        按照妖王的年齡來算,這少年妖王也就算是人類的十二三歲,也是仗著血脈強大也能晉升妖王,真實心智也就勉強算是個小少年。

        若是有機會的話,頗為也適合長期培養,就像是問劍宗陰河中那頭巨蟒妖王一樣,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能給帶來一個意外驚喜。

        “你在前面指路,對了,提醒你一句,你要是表現不好,雖然不會直接殺你,但吃你一條胳膊什么的也不算什么。”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