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向
          林落雨看着沈冷居然还?#34892;?#24773;在那晒太阳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20384;?#22269;皇帝?#32536;?#20063;是一脸的无奈,同样的囚犯,怎么就不同命?
          这个皇宫里偏僻空置的小院成了沈冷度假的地?#21073;皇?#20182;依然保持着多年不变的习惯,每天起来打拳,跑?#21073;?#35835;书,然后一个冷水澡冲过之后就在那把他特意让林落雨?#20381;?#30340;躺椅上?#19978;?#26469;晒太阳,规律的像个老年人。
          “刚才施东城派人来请你去,为何不去?”
          “他来请我,便是要有求于我,?#26885;?#20160;么要去?”
          沈冷闭着眼睛回了一句,伸手把旁边放着的?#20185;?#22774;端起来喝了一口,茶壶的位置恰到?#20040;Γ?#26681;本没必要睁眼去看着拿。
          所以林落雨发现沈冷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你说他懒惰,可那般变态的日常功课他从不曾落下过,换做别?#35828;?#35805;连一半的量也坚持不下来,你说他勤奋,能躺着的时候他就不坐着,各种东西都是伸手就能拿过来才好。
          “庄将军一定是到了。”
          沈冷嘴角微微上扬:“而且是带着水师大军来的。”
          “你为何确定?”
          “如果来的人少,施东城何必派人来请我过去商议什么要事,他只需要等着大宁的使臣到了便安排人杀我即可,只能是庄将军带着大军已经登?#35282;依?#30340;比较凶,他不敢杀我了。”
          “我不理解,为什么庄雍会为了你而兴师动众,而?#20381;?#30340;这么快。”
          “我人缘好。”
          林落雨自然不相信这句话,那不是人缘好就能带来的后果,整个水师若都来了,那便不是庄雍的事,而是皇帝的事。
          她看着沈冷:“所?#38405;兀?#29616;在就这样等着?等着大宁派人来和施东城谈判把你要回去。”
          “我记得跟你说过的,大宁,从不谈?#23567;!?br />    沈冷道:“我若活着,大宁的战兵会把我接回去,我若死了,大宁的战兵会把?#36824;奈?#24179;地,所以从?#25345;?#24847;义?#20384;?#35828;,?#19968;?#30528;或是死了其?#30331;?#21035;不大,?#26194;?#38190;是,越如此,施东城越不敢杀?#25671;!?br />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施东城带着武烈?#22270;?#20010;?#36824;?#37325;臣从远处快步过来,才进门施东城就堆起笑容,看着依然是那么真诚。
          “恭喜沈将军,大宁已经派人来接你了,我也算是不辱使命,沈将军让我派人去通知大宁水师庄将军,我当时立刻就派人去了,昼夜不停的往大宁赶,这才能如此迅速的带着大宁的人返回来。”
          他长出一口气:“现在沈将军就要回去了,我虽然?#34892;?#19981;舍,可也踏实了些。”
          沈冷躺在椅子上动都没动,跟在施东城身边的武烈本来就窝着一股火,看到沈冷这般懒散的样子立刻就怒了,抬起手指着沈冷怒道:“殿下在和你说话,你是聋了还是瞎了?”
          施东城?#20154;?#20102;一声:“不许对沈将军无礼!”
          武烈哼了一下,却依然怒视沈冷。
          沈冷还是没有睁开眼睛,躺在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总是去扮演一个很无趣的人,在?#38376;?#21512;你演出的时候却无动于衷,按理说我应该?#32769;?#30340;站起来表达?#34892;?#25165;对,可我觉得演戏很?#37327;啵?#20063;不会有酬?#20572;?#25152;以不打算陪你演。”
          施东城?#34892;?#23604;尬起来:“不知道沈将军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真的很开心大宁的人过来接你,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20384;?#24685;喜,如果将军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的话,?#19968;?#20146;自安排人把将军送过去......?#36824;?#26377;一件小事可能需要将军帮忙。”
          “小事?”
          沈冷躺在那耸了耸肩膀:“我觉得我现在挺重要的,小事不接,有大事再找?#25671;!?br />    施东城更尴尬起来:“确实有件大事......”
          “大事也不接。”
          听到这句话武烈当时炸了,本来他就怒气冲冲,大宁的人居然敢直接打过来,而且殿下居然还没有应战就怕了,这让他身为军人感到?#24605;?#22823;的屈辱,军人,怎么可以不战而退?就算是对求立人屡战屡败他也没有气馁过,总觉得只要那些文人不胡?#20063;?#25163;,击败求立人并不是什么多艰难的事。
          “你他妈的给我起来!”
          他大步过去,伸手一把抓向沈冷的衣领。
          在他抓向沈冷的时候施东城张了张嘴似乎是想阻止,可最终却忍住了没有说出来,沈冷的态度让他很厌恶,也很愤怒,一个小小的五品将军就这样目中无人,纵然是宁人他也觉得过分了。
          ?#30343;?#29369;豫了一下而已然后便开始后悔,应该阻止的。
          可哪里来得及?
          在武烈的手触碰到沈冷?#36335;?#30340;那一瞬间,闭着眼睛的沈冷忽然抬起手抓住了武烈的手腕,武烈脸色一变,还没有来得及斥责就感觉右臂一疼,紧跟着他就不由自主的往一侧倒了下去,那条右臂被沈冷拧的好像成了麻花一样。
          武烈摔倒在地,沈冷从藤椅上起身却没松手,他站起来的时候还拧着武烈的右臂,武烈疼的一声痛呼,?#22351;?#19981;跟着沈冷的动作而抬高,他感觉自己的胳膊好像废了一样,而下?#24187;?#36825;感觉就被证实是真的。
          沈抓着他的手腕,脚踩着他的肩膀往下一压,?#38738;?#19968;声脆响,整个院子里的人似乎都听到骨骼折断的声音。
          那是一位将军,废掉的是他握刀的右手。
          沈冷看向施东城:“你在大宁多少年了?”
          施东城下意识的回答:“二十几年了。”
          “看来你还是?#36824;?#20102;解宁人。”
          沈冷的视线回到武烈身上:“我记得,我把?#20384;?#22269;皇帝?#32536;陆?#32473;你的时候,你没说谢谢。”
          他一只脚抬起来踩着武烈的脖子:“说谢谢。”
          “我要杀了你!”
          武烈拼了命的想站起来,可哪里挣脱的开。
          “施东城,你在大宁二十年应该很清楚宁?#35828;?#24615;格,尤其是大宁的军人,大部分时候不动手是因为对手太弱,打赢了也没有什么成就?#26657;?#21487;若是动手了,那大宁?#32536;腥说?#24577;度从来就只有一个,?#36824;?#20320;强还是弱,打就打到?#20303;!?br />    沈冷蹲下来抓住武烈的头发把他拉起来,抬高之后两个人便面对面站着。
          “知道最初错在哪儿了吗?”
          沈冷道:“我是给过你们机会的,如果我杀了施长华之后你立刻安排人送我们回大宁,那就没有后来这么多麻?#24120;?#25105;看你那一眼的时候,我以为你懂了,可你想要的太多,你今天来?#30343;且?#20026;大宁的战兵已经登陆了对不对?为什么求立人一直想在海上和大宁打?是因为他们知道大宁的战兵一旦登?#21073;?#37027;便等于宣告战争结束了,如果不是大宁战兵已经来了,你应该笑呵呵的看着我被人砍了脑袋才对吧。”
          沈冷把武烈往下一按的同时膝盖抬起来重重的撞在武烈的脸上,这一击直接将武烈的脸都给撞平了?#39057;模?#40763;梁骨碎了,眉骨也裂开了,整张脸瞬间就被血?#21644;?#28385;。
          沈冷把武烈转过来背对着自己,在他后背上推了一下,武烈随即冲向施东城,施东城侧身?#27599;?#27494;烈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我现在就不能杀你了?”
          施东城脸色发白:“若全都会失去,?#26885;?#20160;么不干脆杀了你,这样还不会太亏。”
          沈冷回到躺椅那边坐下来:“你还是没有理解我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我说大宁开始动手了就不会停下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动手就不会再留余地是大宁的历来作风,你带回来的人是扬泰票号的吧,还记得韩唤枝?#38405;?#35828;过什么吗?#23458;?#23561;府想要动你们扬泰票号,真的很简单。”
          他看着施东城那张已经逐渐出现绝望的脸:“如果?#20063;?#24471;没错,你在大宁经营多年的扬泰票号已经没了,廷尉府动如?#20570;?#31080;号里所有有用的东西都应该已经在韩唤枝手里,比如......你带来了多少杀手,都是谁,哪里人。”
          沈冷往四周看了一眼:“这周围很多人都是扬泰票号带回来的吧,恭喜你们,你们再?#19981;?#19981;去大宁了。”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哦,对了,这里不久之后也是大宁的,你们在这也没办法生活下去,韩唤枝想抓的人想杀的人,到如今好像还没有一个能活多久的。”
          沈冷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你们也好,施东城也好,还是想想怎么才能保住自己而不是继续在我面前做戏,我特别不?#19981;?#30475;戏,况且你的戏还那么拙劣。”
          他把茶杯放下:“杀我?可以,施东城你的那些手下还有几?#21482;?#19979;去的机会,你若是对我动手了,天涯海角,你无处容身。”
          就在这时候?#36824;?#20853;?#21487;?#20070;从外面快步跑进来,看到施东城后急切说道:“殿下,总算是找到你了,军报,军报!”
          他将军报递给施东城:“两路宁军从浦口县往都城这边进攻,齐头并进,已经探知一支宁军打的是什么南疆狼猿的旗号,将军姓石,另外一支宁军不知道是谁人领军,?#30343;?#27604;狼猿还要凶,一路上我们的军队挡都挡不住,那两路宁军就直线一样往都城而来,只几天时间已经突进数百里,找这样下去,怕是三五天后宁军就能在都城外了。”
          施东城面如死灰的看着那军报,?#25214;?#35828;些什么,跟着他过来的尚书令忽然伸手把那军报从他手里拽了过去:“这是军国大事,你不能决断,我要带军报去面见陛下。”
          尚书令看向沈冷歉然道:“沈将军,这些日?#28216;?#23624;你了,你放心,我们现在就是与陛下商议,我们会尽力补偿将军,补偿大宁,只要我们能做到的。”
          说完之后带着其他人转身走了,施东城暴怒起来:“你们这?#21621;?#22836;草,你们以为这样就能保住?#36824;?#20102;吗!”
          哪里有人理他。
          风啊,从来就不是往一个方向吹,东西南北。
          草啊,就是草。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