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重生野性时代 > 377【患难见真情】
          关于任总,在华为内部有这么一个段子:

          任总的第一辆车是二手标致,1998年夏天,他为了陪同IBM总裁葛斯特纳,专门换了辆崭新的宝马。

          任总亲自开车行驶在深城大街上,他把天窗打开,音响开得特别大,飞快超过葛斯特纳的座驾,偏头喊道:“你开过宝马吗?”

          葛斯特纳:“?”

          任总又问:“你开过宝马吗?”

          葛斯特纳:?#21834;?br />
          当第三次发问时,葛斯特纳终于回应:“你到底想说什么?”

          任总问道:“宝马的刹车在哪儿?”

          且不论这个段子的真假,但它发生的时间背景,确实在1998年夏天。

          1997年的华为,年销售额已经超过80亿元。由于公司规模极速扩张,组织管理问题愈发严重,部门内耗、效?#23454;?#19979;、浪费无度,任总对这种情况没有丝毫办法,于是他亲自率队前往美国取经。

          在考察了多年美国企业之后,任总决定拜IBM为老师。

          IBM同意收下这个学生,但学费是20亿元人民币……这不是段子,是真实的。1997年底,任总没有讨价还价,直接答应了那20亿人民币的天价学费!

          这20亿元学费是怎么算的呢?

          从1998年到2003年期间,IBM向华为派遣70位高级顾问,每人每小时收费在300美元到680美元之间,再加上往返机票、食宿,以及其他费用,加起来5年要花20亿人民币。

          或许是任总那不带还价的态度了,赢得了IBM总裁的尊敬,葛斯特纳今年居然亲自来中国,手把手的教任总处理了一些问题。

          此后的十多年,华为一直在学IBM,从管理到研发,全盘进行IBM化。

          IBM的总裁葛斯特纳也是个狠人,他临危受命,担任总裁仅5年时间,就完成了IBM的全面改革,用掉80多亿美元的遣散费,裁减了15万名员工,裁员幅度超过总员工数的三分之一。IBM在他手里,年销售额增长了100亿美元,股票市值增长了4倍。

          如今,华为的资金流极度紧张,但IBM派遣来的70?#36824;?#38382;,却一直留在华为工作,平均每年要因此花掉4亿元学费。

          而华为今年?#38590;?#21457;费用,肯定超过8亿元!

          这放在1998年的中国,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健力宝市值?#28010;?#32422;40亿元,都已经稳坐饮料行业的第一把交椅了,而华为今年的顾问费和研发费加起来就有12亿!

          宋维扬说起来很牛逼,但他那点个人?#20160;?#25918;在华为面前就是个小弟弟。

          当然,随着神州科技公司的快速发展,宋维扬也?#25442;?#34987;甩得太远。小灵通就像一台印钞机,让神州科技公司的总?#20160;?#27599;个月都在变,现在已经被投资公司估值30亿元了。

          ……

          深城。

          宋维扬见到了任总,对方一脸疲惫,强打着精神跟他握手。

          “宋老板你好,?#38431;队 ?br />
          “任总叫我小宋就行,你是前辈,我是晚辈。”

          任总揉了揉脸,似乎精神了些,笑道:“那我就倚?#19979;?#32769;,叫你一声小宋。不好意思啊,今早出差刚回来,只睡了两个小时,现在还有点犯困。”

          宋维扬说:“要不我下午再来,你?#20154;?#20250;儿?”

          “不用,我喝两口茶就行。”任总道。

          宋维扬也不废话,直?#28216;剩骸?#21326;为的资金非常困难?”

          任总说:“还能撑一段时间,等GSM研发项目出了成果,就能在市场上回笼资金了。”

          事实上,出了成果?#35009;?#29992;。

          因为从华为开始研发GSM技术那天起,就面临着外企的全方位围剿。华为的GSM技术,在这个月底就能出第一个成果,但根本卖不出去。外企耍猴式降价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耍阴招,害得华为半年时间无法接订单,包括固话设备的订单都接不到。

          直至明年春天,任总?#20449;?#21451;直接找到中央领导,转达了一番自己的意见。大概意思是说:“现在有很多华为的诬告信,社会上也有关于华为的谣言。请中央立即对华为展开调查,情况属实我认罪,我可以去坐牢。情况如果不属实,请领?#21450;?#21326;为澄清,我?#19988;?#32463;撑不住了。”

          中央很快成立调查组,足足查了一个多月,只?#34892;?#24494;不足道的小问题。于是中央有两位领导先后下达指示,澄清了华为的冤屈,华为这才能够正常的接到订单。

          关于那些诬告信和谣言,不仅让华为卖不出产品,更让华为无法从银行获取贷款,那些外企简直用的是绝户?#30130;?br />
          任总为人很实诚,没有丝毫隐瞒,简单的把华为情况介绍了一遍,说道:“华为的GSM项目,研发进?#30830;?#24120;顺利,我相信很快就能出成果。但现在资金确?#21040;?#24352;,所以需要进行融资。风险性很大,收益也很大,小宋你自己要考虑清楚。”

          华为在GSM项目?#38590;?#21457;上,可以说骑虎难下,?#37096;?#20197;说破釜沉舟。

          为了研发前景?#24187;?#30340;GSM技术,在资金困难的情况下,华为直接?#36710;?#25216;术成熟却相对落后CDMA IS95研发团队。其他研发团队也被?#36710;?#19971;七八?#32781;?#25110;者暂时停工,实在是研发资金不足了,只能选择其中一条道走到黑。

          现在还能?#29275;?#20877;过两三个月,任总是真的生出了跳楼的心思。为了缓解资金压力,他?#35328;?#24037;的工资忽悠着存公司内部银行,?#35328;?#24037;的分红和奖金忽悠着买公司股份,因为他无法从外部弄来一分钱。

          历史上,任总找过很多公司拉投资。但在谣言满天飞的情况下,大家都感觉华为要破产了,谁还敢投啊?

          宋维扬说:“我手里的钱不多。”

          任总道:“华为没有坏?#32781;?#36130;务也很正常,只是缺乏周转资金。”

          宋维扬说:“我个人在港城炒期货赚了一笔,换算成人民币,大概还有5000万左右(借?#24605;?#21315;万给陈?#19994;?#39640;层买喜丰原始股)。金牛?#26102;?#37027;边,也随时能调动8000万到1亿资金做投资。实在不够,神州科技公司也能投钱。任总需要多少?我倾囊相助。”

          这话说得很漂亮,其实就是宋维扬看重华为的发展前景。

          但任总不知道啊,他都已经被宋维扬感动了。跑了那么多关?#25285;?#25214;了那么多朋友,都无法拉到投资,反而是宋维扬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二话不说便答应帮忙筹集资金。

          患难见真情!

          任总想了想,说道:“一个亿吧。”

          “没问题,我个人投资5000万元,金牛?#26102;就?#36164;5000万元。”宋维扬道。

          解决了资金压力,任总的心情大好,笑问:“小?#21361;?#20320;就这么信任我?#32943;?#20449;华为能走出困?#24120;俊?br />
          宋维扬反问:“华为今年?#38590;?#21457;费用是多少?”

          任总说:“到现在已经用了7个多亿。”

          宋维扬道:“这样的公司,全中国还能找出第二家吗?”

          任总?#35835;算叮?#38543;即哈哈大笑,开玩笑道:“哎呀,当初电信?#32456;?#25105;合作小灵通,我就?#20040;?#24212;下来的,现在就不用找你要投资的。”

          “这话实在。”宋维扬也笑起来。

          华为可没那么清高,什么落后技术不用,才怪呢。

          历史上,华为见小灵通利润超高,也是跟风制造过小灵通手机的,任总内?#30446;?#24597;是后悔死了。

          宋维扬突然说:“对了,任总,我组建了一个金牛会,成员都是一些实业家。每年定期聚会三天,也不谈生意,就是天南海北的聊一些话题,?#25442;?#19968;下彼?#35828;?#29983;意心得和思想观点。如果感觉不开?#27169;?#21487;以随时退出金牛会。我想邀请任总加入,不知是否可行?”

          任总问道:“会员都有哪些人?”

          宋维扬把金牛会成员的名?#30452;?#20102;一遍,任总立即说:“有几个我知道,还打过照面。既然他?#19988;?#22312;,又是小宋你发起成立的,那我答应加入金牛会。”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