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點陰燈 > 第九十三章 大巫血脈
      尸哥顯然沒聽懂我在講什么,把手伸進棺槨中亂摸,隨即又扯出了一卷黃色的絲帛錦布,上面寫滿了彎彎曲曲的文字,我同樣是一個字都不認識。

      陳蕓的眼前卻頓時一亮,立刻湊上去,把手伸向尸哥,“阿古曼,你能不能拿給我看看?”

      尸哥遲疑了一下,將黃色絲帛遞到陳蕓手中,陳蕓帶著膠皮手套,將絲帛緩緩放置在地上,再輕輕展開,頓時顯露出了更多的古文字。

      她匆匆看了幾眼,隨后分外驚喜地說道,“我的推論是正確的,弓裔墓中有著關于夜郎古國遺址的記載,天啦,沒想到我居然在東北這個地方,找到了關于夜郎古國的信息。”

      見陳蕓一臉激動,我只好說道,“至于嗎,你干嘛這么激動?”陳蕓說你不懂,夜郎古國是繼承古巴蜀兩國文明而誕生的龐大帝國,也是西南方的最后一個上古文明,這其中必定隱藏著無數上古隱秘,或許我可以通過對它的研究,尋找到古巴蜀兩國的歷史真相。

      得,這是典型的念書念傻了!

      我對這些事并不在意,又回頭繼續去看尸哥,這位“暴力拆遷戶”在棺槨中大肆破壞了一通,將好些珍貴的文物隨意丟棄,看的陳蕓一臉心疼,忙對他說道,“阿古曼,你動作輕一點,這些古文物的價值珍貴,被你弄壞了多可惜!”

      尸哥并未回應,而是從弓裔的遺骸之中取出了一塊黑色的骨頭,眼前似乎亮了一下,很快便把那枚黑色的骨頭裝進了隨身的衣物當中,之后便停止了搜索。

      我看的十分清楚,這塊從棺槨中翻找出來的遺骨,和我們只在在外面看到的疑似真龍指骨的骨頭幾乎一模一樣,很有可能就是從真龍身上取得的其它物件。

      這一次,無論陳蕓怎么向他索要,尸哥都不肯拿出來分享了。

      陳蕓無奈只能看向我,說你跟阿古曼跟熟悉一點,他對你很信任,要不你來跟他說吧?讓他把那個東西拿出來看看好不好?

      陳蕓第一次跟我用上了商量的口氣,顯然是拿尸哥沒有辦法。我卻搖頭,拒絕了陳蕓,說做人不能太貪心,同樣的龍骨,你已經得到了一根了,這一根是尸哥自己找到的,憑什么要我逼他交出來?

      剛才若非尸哥突然殺出,從那丑陋的背甲怪物嘴里將我救出來,我此刻恐怕已經被怪物吃進了肚子里,而陳蕓也必然不能幸免,我是個知道感恩的人,既然尸哥想要得到龍骨,我不可能跟他搶。

      “你……”陳蕓憤憤地剮了我一眼,只得作罷。

      我猜尸哥來到這里的目地,應該就是專門為了弓裔墓中那塊黑色的骨頭而來的,因為在翻找到那個東西之后,他便徹底對棺槨失去了興趣,連看不都不再看向里面。

      他的舉動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對尸哥問道,“尸哥,為什么你會不遠千里來到這么個地方?難道就是為了龍骨嗎?”

      尸哥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見我滿臉疑惑,在勉強說道,“這個……不是龍……骨,是我們……巫族祖先留……下來的……圣物!”

      尸哥說話很緩慢,而且特別吃力,一點一點,好像擠牙膏似的,我知道要他說話實在有些為難了,可還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反問道,“巫族的祖先,是蚩尤嗎?”

      上古黎巫,蚩尤是公認的九黎共主,在巫族的地位也和炎黃二帝在華夏中的地位是一樣的尊崇,這位暴躁老哥曾經帶著他的八十一位弟兄,將炎帝打得抱頭鼠竄,隨后炎黃部落聯合,才勉強能夠與之抗衡,因此蚩尤被譽為上古“戰神”,古往今來獨一份的絕世猛人。

      那按照尸哥的說話,難道歷史上,真有蚩尤這一號人了?

      尸哥點頭,繼續說,“有……他是……我的祖……先!”我震驚不已,難怪尸哥這么生猛,能夠單挑這么兇狠的背甲怪物,原來他身體中流淌著蚩尤的血脈!

      陳蕓反倒沒有我這么震驚,她笑道,巫家遺脈,每一個人都自稱是蚩尤的后代,你生活的時代距離洪荒還遠著呢,憑什么說自己擁有蚩尤的血脈?

      尸哥瞪了她一眼,這是我第一次在尸哥眼神中察覺到情緒的波動,生怕這位老哥一個不小心,直接就把陳云撕碎了,趕緊站出來擋在陳蕓前面,對尸哥一陣安撫,“尸哥,女人就是頭發長見識短,你別跟她一般見識,看我面子算了吧!”

      尸哥是個很驕傲的人,有著不容踐踏的尊嚴,我相信,在他內心深處,一定因為自己的血脈而自豪,陳蕓當他面這么說,那不是打人臉嗎?

      尸哥眼里的情緒波動漸漸平復下去,搖搖頭,指了指陳蕓,又把目光轉向我,“你們……不能在一……起,別跟……這個女人……一塊,她會……害你!”

      陳蕓眼中閃爍出異樣的光芒,對尸哥冷笑道,“阿古曼,你憑什么說我會害司馬南?”

      我也一臉不解,怎么尸哥居然會講出這種話?我和陳蕓大小也認識快四年了,雖然這女人性子執拗,十分偏執,偶爾表現得不近人情,可認識這幾年,大家相處還算融洽,而且我心里對陳蕓那點小意思,大伙全都知道,尸哥突然這么說,讓我十分詫異。

      尸哥凝視我很久,才搖頭,扛著那把大劍走了。

      我追上去,對尸哥喊道,“你要去哪兒?”尸哥指了指主墓上漸漸晃動起來的石壁,說你快走……要塌了!

      尸哥話音剛落下沒多久,我就明顯感覺腳下的大地抖動頻率變得明顯了很多,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和陳蕓互望,驚呼道,“怎么會這樣?”

      尸哥十分平靜地指了指陳蕓手上的青銅盒子,說這個,是墓葬的中樞,里面裝著我先祖的一部分遺骸,也是維持整個墓穴轉動的力量之源,你們拔出了它,大墓失去了能源補充,就會坍塌!

      這次尸哥的語速特別快,雖然仍舊結結巴巴的,相比之前卻連貫了許多,他說出口在哪里,你們是知道的,快走,晚了……就來不及了……

      我詫異看著尸哥,說你不跟我們一塊走?尸哥搖頭不答,轉身走進了主墓后面的另一條通道,那里和出口是完全相反的話,誰都沒有進去過。

      此時墓穴顫抖的頻率已然變得越發頻繁,我們頭頂上已經開始有豆子大小的石屑在掉落了,連墻壁也開始搖晃,顯然當我抽出那個青銅盒子的時候,大幕的自毀裝置同時就開始運轉了。

      陳蕓把手搭在我肩上,說司馬南你還愣著干什么?快走吧,阿古曼不會騙人的。

      我指了指尸哥離開的方向,說可是他……

      “快走吧,我已經拿到了想要的東西,阿古曼比你厲害,他不會有事的,跟我走!”陳蕓不由分說,拽著我就朝出口方向跑。

      我在狂奔中回了一次頭,望著擺放在地上的尸體,卻發現少了兩具,藤野健次郎和那個斷壁的歐洲人,居然也不見了。
      福建体彩网31选7开奖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

            <dl id="3p13z"><ins id="3p13z"></ins></dl>

            <li id="3p13z"></li>
            <form id="3p13z"></form>

            <output id="3p13z"></output>
            1. <li id="3p13z"><ins id="3p13z"></ins></li>
            2. <dl id="3p13z"></dl>
              <dl id="3p13z"><font id="3p13z"><nobr id="3p13z"></nobr></font></dl>
            3. <output id="3p13z"></output>